xiaozi

记传销事

2018.08.25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好的、或许坏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让即将
发生的事情不会那么坏。

——题……

d
1.
在家里我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哥哥,我哥总是说不管做什么事他总是被老妈管着,而我自从辍学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安排不管去哪里、做什么,家里的所有事情都是老妈来操心,而老爸小时候给我的映像是脾气暴躁、爱发火,在我们长大后应该是变得唠叨了一点。

我要说的事情发生在14年,具体是什么时间开始我不知道,只是一切早已经有了预兆,那是我出来的第四个年头那一年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糟糕,像往年一样开春后就开始张罗工作,只是14年的工作开始变得少了一点,或许是路子变少了,去外地转了一圈回到家做事然后工地居然遇到了停工,突然在家里就无所事事,也不再想着去哪里工作赚钱变得开始颓废,那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也没再想着去外地,哥哥也从外地回到了家,小舅开的砖厂效益不好也停产了顺带着家里买了不久的车也闲置着,那时候爸爸生病很久了,保险也不那么容易做老妈也没什么收入。

忘了是什么时候老妈的一个朋友在外地说要给老妈介绍一单保险,然后老妈就过去了,而作为儿子的我甚至都不知道老妈去了哪里,我想那时候我是一个彻底地混蛋,我不知道假如我去工作、哥哥也没有回来、爸爸也没有生病,家里的事情不是都压在老妈的身上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只是已经发的事情就没有从头来过的机会,回来后过了一段时间老妈突然要去外地开店,借了几万块钱高利贷,那时候的我只是觉得老妈想去做就做好了,她是精明的。

后来从夏天到了秋天,我爸也被我妈叫去帮忙,后来我妈妈说让我过去,只是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就留在了家里,所以安排就哥哥去了,那时候我只知道他们在MY开服装店生意很好,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到了冬天爸爸回来说要带我过去一家人在一起过年,爸爸说我哥准备投资做点生意,到时候赚了钱在HF买房子就不回来住了,还说等有钱了让我去清华读书,我说算了吧、有钱也去不了的,就在这样的憧憬中我以为一切安好,记得去的时候爸爸给我打了几千块钱在我卡上,这么多年我一次从我爸那里拿这么多钱。

在去蜀地的火车上叔叔打电话过来质问父亲一些东西,而我一无所知,那一次叔叔和我爸爸大吵了一架,在路上碰到从xz回MY的MY人,他们说家里事情不好做就去我们那边做事,问我爸爸在MY做什么,我爸爸说做点小生意,然后那人便不在说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他是知道什么的。
2.
下了火车我哥哥去接的我们,晚上回到租的房子那里我妈妈在做火锅,租的房子那里小了一点但是一家人在一起我也感觉很幸福,不论到哪里我想一家人能在一起就足够了。

租的房子有点小,但是所有东西都比较齐全,记得那天是跟哥哥睡在一起,早晨起来简单吃了点早餐我就跟着哥哥出门了,我以为是带我去看店,事实上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走到一段距离哥哥打了一个电话问什么时候到,然后电话那边说了些什么我们就在路边上等着,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很熟悉的女人,哥哥说这是庄里某某妈妈要我喊嫂子,我也只能装作很熟悉的样子,其实一直以来我记忆都不是太好,不是太熟悉的人过一段时间很快我就会忘记。

当时随便聊了一些内容然后那个女人就带着我们到了一个小区,我的疑惑越来越多可是哥哥却说先不要问这么多,我们爬了几层楼记得当时有一层其中一间门贴着封条,因为不经常见到或许才让我记了这么久,当时敲门很快就有人开门,进了门第一句那个女人说:你好我们来自安徽,今天是第一天了解这个事情。然后指了我和我哥说他们是兄弟两。

然后我们分别坐下他给我们讲了一个产品:“国珍松花粉”说了许多国珍松花粉有关的奖项和属于新时代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是国企云云,我以为我们要做这个产品,我就上网搜了很多资料,然后问朋友这个奖是不是真的,那天晚上回去我问我妈妈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妈妈只是说你继续听下去。

第二天依然是那个女人带着我哥哥和我到处跑小区里面进行听课,他们说这个项目是国家支持,让我们来这里支持西部大开发发展人际网络,投资三万多发展五十多人赚三百万,越来越多的疑惑让我感觉迷雾重重,我想着肯定是一个骗局,直到晚上妈妈才说他们来到这里就是做这个事情。

3.

第三天记得是那个女人带着妈妈和我去的,那天开始我就开始手机录音,具体的事情都在录音里,可是现在我却并不想去听,每每听一次就开始心情烦躁,因为过的太久我就不再详细述说讲课的内容。

那时候在网上搜罗了许多资料才知道南派北派传销,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传销都是限制人身自由并且强迫他人,我想我的家人是进了传销,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属于异地传销(异地邀约,把人从甲地骗到乙地,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都利用传销的惯用制度“五级三阶(晋)制为制度,通过购买商品或者投资份额取得加入资格(入门费),运用几何倍增原理发展下线组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他们说什么我都是不信的,总是左言右顾,我让他们拿合同给我看,刚开始说有合同在高管那里,只有你了解了才会给你看,我一直态度都是质疑,后来他们干脆说没有任何合同只有我们花了三万多签的松花粉采购单可笑之极,我在网吧给妈妈反洗脑,我以为他们会听进去,只是那时候他们已经深陷其中无法抽身。

当时我在网上联系了一家反传销网站的客服,我说在MY新时代国珍粉他们知道吗?他们说很多都是这里的能反洗脑过来,他们说只有回家他们才有办法,然后派人去我们家里协助我,同时还要有亲戚在一边,我这种情况需要两个老师。

记得第四天上午听完课妈妈让我下午接着听,我在大街上大声喊着我不去了,我真的怕了,怕我自己也陷进去,然后那天晚上我想搜集资料去报警,拿出纸和笔录着音,我以为妈妈会配合我,可是我真的想错了,爸爸出来对我说你是审犯人吗?人家都说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就去到处说,这种事情你悟不通就回去好了,我就说既然我来了我就要带着一家人走,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我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爸爸说我要死就死在这里也不回去,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死了会有用我宁愿去死,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那天爸爸打电话给我们的上线一个庄里的那个人,他们是夫妻一起来的,我让他们走爸爸不同意,然后他们给我说如果我接着去听如果还是不看好他们就接手我们家的股份。

第五天我继续去听课了,我想是因为那天那个讲课的人让我改变很大,他说你不看好不代表你家人的想法,只要好好沟通不要吵不要闹早晚会明白的,我想我是不会去听课了,晚上睡在沙发闭上眼睛满脑子里面都是传销、传销,一整夜的噩梦,我真的怕了。

第六天早晨爸爸犯病了,我跪在爸爸床前说我错了,我只是想家了,想回家过年,我想家了,过年后我们在回来好不好,我以为是我打动了爸爸回家,后来我才知道因为组织里面的人怕出事,所以就让我家人先带我回家。

本来说十五号发工资回家,这里的工资就是我妈拉我爸进传销,我爸拉我哥进传销所得的返现,我爸这次回家其实就是凑钱给我交份子,我怕他们反悔不回家就提前帮家人定了十五号的票,但是十号那天就发工资了,我们就把那天的票退了买了当天的票回去,回去那天有一家人来送我们有大人、小孩、老人,我想金钱的诱惑真的是没有人有办法抵挡,只是我宁愿踏踏实实的工作,安安稳稳的赚钱也不会在这幻想里等待。

4.

坐在回去的火车上我联系了我小姑,小姑说先回来,她抽空回家里,那时我想或许只要回去就会变成原来的模样。

记忆特深的是打车到村口,下了车子路口竖着一块路牌,上面写着富强路。

回去后我小叔打电话给我问回来了吗,我一愣神想到是我小姑告诉他的,就说小姑告诉你了吗?他说怪不得我妈妈当时打电话让他去四川做生意,他不愿意去就不理他了,还告诉我我爸上次回家把老家的房子卖了,急着出七万就转了当时盖的时候都花了八万,现在足足便宜了一半就出手了,突然我感觉有点羞愧,我真的不知道是这样的,是我太孩子气了。

我以为一切都回归平静了,偶然听到爸爸还在联系卖车,我想不能就这样让他把车卖了,再卖了把钱投进去家里又欠着高利贷那真的是完了,因为那时候本来给我爸买车在我小舅的砖厂拉土然后这几年砖厂又不景气停工了,同时因为我爸爸的病所以车子就放在了我外公家。

我骑车赶到我外公家的时候看见了我二妗子,我二妗子把我拉到家说:你可不要把这事情到处乱传,我还打算过年以后去看看呢。我看到了二妗子的眼神,真的不知道怎样去形容,眼神呆滞、没有色彩的感觉,就像迷了心智一样,我真的分不清是害了她还是让她有了奔头,记得我妈妈告诉我,我二妗子也去过。

我就蹲在门口说我只是不想我爸再把车卖了,而心里却挣扎着说还是不说,不说真的害了这一大家子,而不是像他们说的祖坟上冒青烟了,但是又有谁能帮我呢?心突然一下子就凉了下来。

我走出二妗子家立刻给我小舅打了一个电话叫他回来,他说在砖厂看门马上就回来,小舅回来把门打开问我:怎么没去几天就回来了,我还说等过几天去看看呢。我没做声往里屋走,我小舅见我没说话就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当时我就蹲在了屋里低着头,他又说:你妈说那边生意挺好,我就说过几天去看看你们又回来了,难道是进了传销?一边嘀咕一边看着我,我抬起头看着我小舅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就这样不说话,他说不可能啊,你妈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能掉进去呢,我就琢磨着生意怎么这么好做一家子都过去了,你爸前段时间来还说欠你们家的钱不要了,还说什么有钱了就不回来了,我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站了起来往门口望了望见我表哥过来了就没说话,我小舅说没事你说就是,我就把我去MY后的事情给我小舅他们说了一遍,停了停又说这个资本运作跟保险的模式很像,我妈是被绕进去了,跑保险的最容易掉进去,还有我二妗子也过去了现在也那样了,说着我二妗子来了,只听我小舅说:二嫂子你可不能信这些东西,都是哄人的玩意,我小孩舅你知道吧,就是年前被带进去了回来说要拿钱然后问我这事怎么样,当时我就给他骂醒了,这事能做吗?你看带他进去的那家人回来后大门不出的,这是被遣送回来了,你可要好好想想,我二妗子说我就是去看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说我去接孩子放学,等我二妗子走后我就说你给我二妗子说等下她打电话给我妈那又坏事了,我小舅说没事,等下我跟你一起去你家看看给他们说回来,我当时就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像我小舅说的那样简单。

晚上我小舅和我表哥一起去的我家,到了我家我妈刚开始做饭,然后又买了几个菜,吃着饭我看着我小舅,我小舅喝了口酒说:你在MY的那事不能做,我小孩舅年前就要做这事我拉着没让做,现在带他去的那人回来了,天天大门不出的一家人呆在家里,你真以为那是发了财?那是被遣送回来了,一庄子的哪个不知道,你再做这事是要后悔的,还有那车你也不能动留着给娃开,踏踏实实的呆在家里啥都别想。

我妈说:做不做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车给他就给他我不要,过年后我就去家都留给他。我小舅说好歹你怎么听不出来呢,你现在把房子卖了还借着钱再把车卖了还有退路吗?我接着说我说不能去就不能去,你要去我就死在家里。只见我爸把筷子掰了,以前你爷爷管着我,现在你管着我,我养你做什么,我求求你不要管我可成啊。说着把放在桌子上的另外一双筷子掰了又说道我和你断绝关系,你不要管我,我也不要你养。我妈说:我们不去也行,你养我们,你爸生病了你花钱看。我说行,我爸说你给我钱花吗?当时我哭着对我爸妈说好,我养你们,我爸生病了我来管,我给你们钱花。可我的心却在滴血,我想出来这么多年我真的做错了,没有关心父母,在我妈去外地的时候也不关心,我妈回来借钱去了也没有问什么,我想我真的错了,如果那时候我好好工作,我妈或许就不会选择去那个地方,都是我心被狗吃了把压力都放在了妈妈身上。

记得那天不欢而散,我小舅和我爸妈大吵了一架,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就在一个反传销群里说如果我家人过年还去我就去北京,死在那里把事情闹大,看有没有人管。群里联系过的客服就问我回家了吗。我说回家了,让我小舅劝又大吵了一架,她说先不要和他们吵,稳定他们情绪,我说这种情况还能反洗脑吗,她说可以的,再严重一点的都说过来过,然后我就说明天给他们汇款请老师过来给他们反洗脑,第二天我联系了我姑姑问我姑姑什么时候能到,我说我要请老师过来,我姑姑说靠谱吗,我说应该靠谱上过电视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然后问的我叔叔要的钱。

5.
当时确认汇款后他们给我两个电话说明天老师会从北京过去,到时候联系他们接一下,然后我联系了我姑姑让他们明天过来说到时候老师也会过来,在合计一下怎么去我家游说。

第二天我和我小舅一起去的市里接到我姑姑后接了老师然后回到镇上,路上一直在合计着以什么身份到我家,到了镇上我妈妈打电话问我在哪回不回家吃饭,我小舅安排他们一起吃饭然后我小舅把我带到村口放下再回去,其实一直我都没想到我小舅会这么帮我,妈妈那边只有我小舅这么帮忙,同样来看过我妈妈的还有我小姨和我大姨,我小姨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和我爸妈闹翻了看了一下就走了,我大姨和我妈妈聊了一会劝了一下也走了,那时因为我怕我爸妈又回去还把我外公请来了,最后被气走了,我想是我没有考虑到老人身体不好,太多的感谢只能留在这里说,旧事我不想在家人面前重提。

那天晚上老师从七点钟一直说到十一点我家人终于醒悟了,在这里因为太久我没有录音的原因我只简单的说一下,他们先以做过这件事的人的身份去和我家人沟通,然后把这个事情从头理到尾,中间有问题的地方放在那里先不讲,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很多做反传销的人都是亲身经历过传销而且做到很高的级别,最后才幡然醒悟,传销不是没有漏洞,而是许多人被绕了进去,同时被金钱所诱惑,我想如果再让我经历一次,如果当时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可能我也会进去。

其实在当时我已经想把那件事写出来,只是一直没有动笔,因为每次去想这件事情我都感觉特别难过,过去这么久依然如此,现在太多的电话我也不敢和家里打,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刚开始我都很怕他们再回去,怕和他们聊天、听见他们过得不好,而我却做不了什么。

前几天看到微博上反传销发的一篇文章,MY打击传销组织,以新时代国珍松花粉为名从事传销活动,逮捕头目八人,涉及金额500万,清查家庭式传销窝点200余个,审查传销违法犯罪人员300余名,教育遣返600余人。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当时我们参与的那条线。

有时候我很迷茫,有些东西明明已经发生你却什么也做不了,当时到现在我能做的只有等待,到现在我也依然无法了解结果,我妈常给我说过去了就过去了,钱没了可以再挣,笑着是一天,苦着脸也是一天,干嘛不笑着过呢?

写在最后,现在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年,期间我一个人来到了北京,一晃也有三年了,当初的事情早已经过去现在家里一切安好,这篇记录是我在16年时候写下的,那时候一个人工作,所有的事情都那么糟糕,一度想过要了结自己,然后我就不停的跟探花说跟别人说,慢慢的心结解开了就好过了很多,虽然现在依然浑浑噩噩的,只是不再有了结自己的想法,即使事情再怎么糟糕又怎么样呢?我想不管怎样坦然面对慢慢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