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我爷爷打电话,然后不知是信号不好还是他手机坏了,打了几次都听不清声音,我就琢磨着给他买一个手机,又一想寄到那儿他手机坏了的话也收不到,因为乡下地方偏,一般只能寄到最近的网点然后通知了去取。

然后我又想寄给我爸让他拿去给我爷爷,然后打电话给我爸爸,他又说最近很忙没时间去,然后像我唠叨自己在家辛苦,说让我攥点钱给家里减轻点负担,说真的自从来了北京,快两年了我都没有攥下什么钱,只能答应着知道了。

说回正转,我爷爷现在住在我叔叔家里,一个人。我奶奶去世了,他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有时候他就说要回老家一个人去住,我们都说回老家干嘛,老家都空了没什么人,也不方便。其实等到过年后我们都出去打工了,他在家里也是一个人,没什么熟人就这样孤孤单单的,在哪又有什么区别呢。

有时候我也想回去陪陪老人,只是一年回家的时候太少了,回去后又找朋友玩儿,现在不比小时候总想着回老家玩儿,现在老家也变成了一种回忆,空空荡荡的村庄没有一点生气,这里就不得不说我们家那里属于煤矿区,地下的煤都挖空了,就成了塌陷区,我映象最深的就是小时候每天上学都要路过的一条路,两边都是塌陷区,以前那里也是村庄,等我长大了我家里的村庄也成了塌陷区,一眼望去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都是水域。

讲到这其实我并不想辨别什么,有孝心没有做出回应也是没有孝心,其实我在北京过的也不开心,赚钱永远都不知道花在了哪里,孤孤单单一个人,有时候想喝酒都不知道找谁喝,怎么一声无奈可说道。

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拼凑出一副幸福的样子,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可以自己决定的,你选择了还去抱怨什么。

谁人不苦,何苦得来。